当前位置:兴发网页登录187 > 人文博文 >

冰川夜话冰川情:“第三极”科考总领队科学漫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冰川之夜爱冰川情况:“第三极”科考队长谈科学 - 新闻 - 科学网

  晚上九点钟,夕阳还在犹豫,唐古拉山龙骨灯在龙巴冰川上的暮色闪闪发亮,在营地对面的徐柏青看着冰川,最近龙箱屠杀龙巴是他们研究团队的研究对象。冰川中的玩家钻冰芯,破解生态密码。

  \\ u0026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徐柏青是第二届青藏高原河湖综合源考考察综合科学考察协调组组长,队长冰川队和环境变化检查员的领导。现在冰川考察队进驻这个唐古拉难民营,海拔5150米。下班后,徐柏清和新华社夜总会谈谈科学考察的经验,分享生活的见解。

  \\ u0026

  海拔7000米,帐篷被撕成了风

  \\ u0026

  唐古拉营地的高程略低于珠穆朗玛峰大本营。高山缺氧,严酷的气候条件和困难的条件早已司空见惯,每年在野外工作两个月的冰川学家。

  \\ u0026

  这里不高。在参观石沙的Mashup Glacier冰川和Muztag冰川时,我们曾经在海拔7000多米的冰芯钻探地点钻探。许柏清说,帐篷会被风割裂,这是司空见惯的

  \\ u0026

  田野工作有时遇到野兽。在唐古拉冬季克马迪冰川,科考队野营熊两只棕熊发作时,棕熊使得这个营地一片狼借,一片废墟。有一年,在双湖县附近的一个冰川附近,一群深夜嚎叫的狼群,警告考察队不要侵犯他们的领土。

  \\ u0026

  冰川上的天空改变了。在极端天气下,暴风雪,寒冷的气温和失去的车道威胁着队员的健康和生命。有些是冻伤导致双腿截肢;有人在雪地里寻找营地过夜,黎明时才发现原来围绕在轮阵营周围;有人在研究中坠入冰裂缝中遇险。

  \\ u0026

  今天,考察工作努力的环境,但物流越来越好。徐柏清回忆说,2000年是一个分水岭。以前,各种材料稀缺,专业设备根本谈不上,钱不能买。

  \\ u0026

  大概在2000年中,我们有一种深刻的感觉:突然吃起来,在高空工作的设备也得到了保证。徐柏清说,这与我国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 u0026

  深冰芯钻孔器,需要一颗中国人的心

  \\ u0026

  中国是冰川力量,地球第三极的主体是中国的青藏高原。徐柏青介绍,在山地冰川领域,我国是领先的,强大的科研队伍。然而,最大的短板是我们没有独立开发的深冰芯钻孔设备。

  \\ u0026

  我们没有专门的团队开发冰芯钻探设备。许柏青说,目前使用的简单山钻是我们自己的设计和生产,而青藏高原的冰芯钻井基本上已经足够了。然而,通过国际合作普遍实现西昆仑古里亚斯冰川300多米的冰芯。

  \\ u0026

  Gulja冰川是青藏高原上最厚的冰川。世界上最古老的南极冰川,那些拥有百万年以上冰川的人,厚度超过3000米。

  \\ u0026

  南极洲是冰川研究的国际舞台。深层钻井绝非一般商业化技术,我国的技术应该争取领先。徐柏青说。

  \\ u0026

  徐柏清说,要做一个复杂的钻井系统需要化学,物理,机械等多学科团队的协同作战。

  \\ u0026

  必须有工程师与科学家合作。自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冰核纪学的成立以来,并没有因为技术进步而取得突破。徐柏青说。

  \\ u0026

  只做你最喜欢的事情

  \\ u0026

  徐柏青从事冰川研究22年。 1995年,徐柏清获得岩石学硕士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申请了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

  \\ u0026

  转专业其实是很偶然的,只是因为听说有一位秦河老师穿越南极报告。徐柏清说,当时我立即对冰川和极地地区感兴趣。 1995年,我开始正式接触冰川研究。

  \\ u0026

  选择这个研究方向,就意味着要与徐伯青在一起的雪不觉得苦:实地考察,看起来可能很苦外人,但是我感觉上瘾了。每个登山冰川做研究,回去后都不觉得满意。

  \\ u0026

  前面是一个科学的高峰,一开始会让你感到恐惧,但是你最想介意的峰会是最多的。你甚至可能觉得没有生活困难的生活是不完整的。渐渐地,你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已经不再极端,会变得越来越冷漠和开放。徐柏青说。

  \\ u0026

  在许伯清看来,任何事情,只要你喜欢,都值得期待:一开始可能觉得很难,但是学习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比较陌生的地方,你想尽一切可能找到答案。这个过程本身让你着迷。

  \\ u0026

  青藏高原也是如此。青藏高原作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不仅是亚洲水塔,也是气候启动区。这对中国和北半球的气候和环境变化至关重要。有许多值得探索的奥秘。这个不可触及的冰川有一个不可数名词,这是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让徐百青深陷其中,永不疲倦。我已经玩冰川二十多年了,我觉得还不够。他说。

  \\ u0026

  因为兴趣,选择一门科学。既然选择了,没有后悔,然后又苦又累也愿意。徐柏青笑了,其实研究人员是自私的,他们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关键词: 人文博文